竞技宝官方测速入口
三招助力环链电动葫芦企业抢占市场

近几年随建筑行业

查看详情
浅谈欧式电动葫芦的两大核心设计理念

随着欧式电动葫芦

查看详情
【48812】尖端足球场的建造需求电动葫芦的帮忙

明日将迎来双十一

查看详情
【48812】公司资讯 _ 东方财富网

两只沙特ETF上

查看详情

54年周总理勘察长江要坐“缆车”被拒临终前感叹:人生一大憾事

文章来源:竞技宝官方测速入口 阅读:551 次 时间:2024-07-09 00:34:15

  据周恩来总理的副卫士长张树迎同志回忆说:总理在病重住院的时候,曾经说起过自己一生中的几件遗憾的事情,其中一件就是,当年在长江上没有能够坐上空中索道的“缆车”,由此可见总理当时是多么渴望乘坐这个“缆车”。

  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,横贯东西万里长,养育了两岸无数中华儿女,而它毫无疑问也是一道巨大的天堑,对两岸人民的生活也带来了巨大的影响。

  从西周一直到晚清,长江上虽然出现过因为军事目的而搭建起来的浮桥,但是却从来就没一座真正意义上“既便利两岸来往,又不阻挡水上原有交通”的桥梁,尤其是京汉铁路和粤汉铁路相继开通之后,在长江上修建一座大桥连接南北的想法,慢慢的被人们重视关注起来。

  1906年,湖广总督张之洞提出,要在武汉修建一座长江大桥,但是因为国力的贫弱,在中国铁路工程师詹天佑都已完成了实际规划的情况下,终究是不了了之了。中华民国成立之后,孙中山先生和政府也曾数次提出要修建武汉长江大桥的计划,最后也都因为相同的原因,计划最终搁置了下来。

  新中国成立之后,国民经济得到快速的发展,南北之间的运输问题却因为长江受到了极大的制约,严重影响了国家的经济建设和人民的生产、生活。

  那时候,要渡长江都是要用轮船摆渡的。不管是行人还是各种各样的车辆,要过长江,都得按先来后到排队,乘轮船摆渡才能过江。火车过江则要拆成几段上船摆渡,过江之后再重新组合才能继续运行。

  因此,每天长江渡口两边,各种各样的车辆和行人都要排长长的队,一等就是几个小时,晴天的时候还好,要是一等到风雨天,要等的时间更长,有些时候甚至直接就停下了,修桥也就成为了当时的头等大事。

  周恩来总理就曾多次渡江,对此能够说是深有体会。有一次,铁道部部长吕正操陪同周总理外出,渡过长江之后,周总理就对吕正操说:“这样过江太慢了,不能适应国家经济建设的需要,你们要尽快想办法解决。”

  说完之后,周总理又皱起了眉头,对于之前过江时给自己的特殊照顾,周总理深感不安,他对吕正操说:“以后我外出,请你不要再给我派专列了。你看,今天为我一个人,让那么多人又多等了一个多小时,这样做我的心里不安啊!”

  吕正操风趣道:“你是总理,一人为大家,大家为一人嘛。这次我沾总理的光,也顺便看看铁路沿线的情况。你要我尽快解决渡江问题,我不来就听不到总理的指示嘛...”

  1954年11月底,周恩来总理再一次来到武汉,此时的武汉长江大桥工程局已经成立了一年有余,工作进展十分顺利,而总理这一次前来,正是因为要同湖北省的领导和有关桥梁、水利的专家们一起研究和确定修建长江大桥的桥基问题。

  这一天吃过早饭之后,周恩来总理就和省领导,以及桥梁、水利的专家们,一起来到了江边的山坡上进行实地勘察,确定长江大桥的最后定位问题。在江边,专家们指着图纸介绍了有关的情况和他们对选定桥位的意见,然后又一起乘坐摆渡到了对面,同样是由专家们先介绍了对岸的情况及他们的意见。

  波涛汹涌的江面上,大大小小的船只不停地川流而过,做摆渡的轮船在不停的往返奔忙,大家都专心的倾听和讨论,比较着不同方案之间的优缺点,或者眺望长江两岸的建桥方位。

  就在这时,周总理猛地发现了什么似的,用手指着下游长江水面上空吊着的一个筐子一样的东西问道:“那是做什么用的?”

  大家顺着周总理手指的方向看去,原来是空中临时架着的一条钢丝绳,上面挂着一个筐子一样的东西。有熟悉情况的专家回答道:“那是工人有急事的时候,临时用的空中索道,铁框里一次只能乘坐一个人,工人坐在框里用一根钢丝绳来回拉,这样做才能够免去来做摆渡的麻烦。”

  这时候,周恩来总理用商量的口气说:“那好!今天让我也坐一坐这空中索道,体验一下工人同志们的工作情况,好吗?”

  听总理这么说,省领导可急坏了,说这是工人工作专用的,你可不能坐呀!周总理说:“你们说安全有保证,工人同志能坐,我为什么就不能坐呀?”又接着说:“你们今天不让我坐,今后我还能有这样的机会吗?”

  周总理身边的负责总理绝对安全的同志们自然是不同意总理坐“空中缆车”的,但是却有说不出充分的理由不让他坐,正在大家都万分焦急的时候,有一位专家说道:“虽然安全有保证,但是运行中有时会出现故障,需要工人及时排除,您坐到中间如果发生了故障怎么办?”

  周恩来总理听到这话,只能带着遗憾作罢,而这一次不能亲身体验一下工人同志的辛劳,也成为了他一生中几件遗憾的事情之一。

  作为一国之总理,他从来都不是高高在上俯瞰人民群众,而是以一个普通的劳动者身份,深入基层了解情况,认真听取不同的意见,掌握第一手的资料,去处理问题。而这样的例子,在周总理的身上,数不胜数。

  周恩来总理向来都十分重视人民群众的力量,把相信群众、依靠群众视为革命和建设取得胜利的根本保证,总理向来强调“永远不与人民群众脱离”,“要相信群众的力量”。

  1962年,周恩来总理到齐齐哈尔第一重机厂检查工作的时候,看到地上放着一个刚加工完的大部件,就向负责加工的工人师傅问,这是什么部件,但是工作却只回答出了部件的代号,具体是做什么用的,他没有说。周总理一再追问,可工人回答:“我确实不知道。”

  周总理回过头来又问有关的负责人,才知道由于国防安全的需要,厂里确实没有明确的告诉工人们有关部件的作用和性能等等情况。

  周总理听后立即说道:“我们要相信群众,要让工人明白他们干的活是什么,要不然,怎么做发动群众的工作呢?”周恩来总理还告诫在场的领导干部:“越是困难的时候,越是要相信群众,才能充分的发挥群众的智慧,团结一心,群策群力地渡过难过。”

  周恩来总理说:“工人是国家的主人,我们要充分信任他们,依靠他们,工人知道了他干的活对于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重大意义,才能够唤起更大的政治热情和干劲,才会动脑筋,想办法,更好地达成目标。”

  作为党和国家的领导人,依规定,外出都有严格的安全保卫制度,出动时,前驱车。后卫车都要到位,周总理对此十分反感,多次提出反对,甚至严厉警告不许前呼后拥地跟着他,并强调说:“我不要这一套。”

  当警卫说这是为了安全和规定的时候,周总理说:“像这样还怎么接近群众?吓也吓跑了,你们这样前呼后拥是什么影响?连自己的人民群众都信不过还谈什么为人民服务?”

  因此,周总理经常会突然行动,不许警卫车跟随,只有卫士、司机他们三个人,周总理说:“这样不是很好嘛?我就是要摆脱这些。”

  周总理不止一次地对同事们说道:“一个领导者就应当赤裸裸地站在群众面前,我们不希望我们的同志像偶像般地看领导,要具体地看,全面地看。他是否能做一个好领导,即使够,也还要看他有什么缺点,帮助他改正。一个领导者应当经常反省自己的缺点,努力克服。一个领导者要从群众中吸取新的血液,加强自身,获得帮助,否则就不能成为的领导者,人民民主国家的领导者,社会主义的领导者。”

  周总理时时刻刻践行着他所说的话。他的足迹遍布祖国大地,每到一个地方,总是利用一切的机会和广大的人民群众接触。周总理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“群众比我强,群众智慧多,办法多”。

  1958年7月,周恩来来到上海钢铁一厂视察,正好赶上了炼钢炉出钢,他随手就拿起铁锹,和工人们一起出钢,他谦虚的问炼钢工人:“我劳动还像吗?看到不对,你就批评,我好改正。”

  在炉前劳动了好几个小时之后,周恩来看到厂房上空来来往往的行车,就爬上操作台对司机徐师傅说:“徐师傅,我要拜你为师,学习开行车。”在徐师傅的指点下,周总理直到比较熟练地掌握了驾驶技术之后,才走下了行车,与这位新结识的“师傅”告别。

  “赤裸裸地站在群众面前”,这是周总理所坚持的,他始终把自己和群众平等看待,不会也耻于在人民群众面前搞特殊化。

  作为一国之总理,他去理发、照相、买饭的时候,总是依次排队,乘坐汽车和农民相遇的时候,总是先让农民先走。三年困难时期,周总理曾到东北地区视察工作,所到之处,他一再强调领导干部要和人民群众 一起度过难关。

  在辽宁的时候,周总理指定管理伙食,严格按照每餐一菜一汤的标准,不吃鱼、不吃肉,有一个多月,每天早餐只吃一点稀粥和咸菜。他对管生活的同志说:“现在全国人民都在勒紧裤带、憋着口气战胜困难,你给我弄好地吃,我怎么咽得下去啊?”

  他的心里始终都装着国家和人民,唯独没有他自己。在党和国家的领导人里,周总理能够说是最忙的一个人了,但是他却时时刻刻关心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和实际困难,他时刻提示警醒我们:“我们的一切工作都是为了人民的。”

  1959年1月,周总理到广东省从化县温泉大队视察工作,从化的温泉全国闻名,是各级领导人的疗养地。但是,这也带来了一个问题,就是温泉都部疗养院占了,当地的老百姓却很难享受到温泉洗浴。

  细心的周总理发现了这样的一个问题,问当地的负责人:“普通群众有没有洗澡的地方?能不能洗上温泉?”当地的干部吞吞吐吐地说:“社员们一般就在池塘边洗,有的打水回家洗,洗温泉还有一定的困难。”

  当周总理知道是因为经费困难的问题,没有给当地的群众修建浴池时,他非常生气,批评道:“修干部疗养院有钱,给当地群众建就经费困难?都知道洗温泉好,能治病,可当地的群众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一个地区,却洗不上温泉,你们说,群众会怎么想?你们在温泉修建了这么好的房子给我们住,我们随时都能够轻松的享受温泉,温泉区的老百姓却洗不上温泉,我和小超都感到不安。”

  在他的倡议下,此后不久,广东省有关部门拨款给温泉地区的群众修建了浴室。后来,周恩来总理再次到从化开会时,仍然记挂着这件事,当得知一座150平米,可以容纳50人的温泉浴室已经建成的时候,总理满意地笑了。

  也正是因为周恩来总理设身处地的为人民照相,人民群众才会从心底里敬佩他,爱戴他,而这也生动地证明了人民的总理爱人民,人民的总理人民爱。

  1976年1月8日,人民的好总理周恩来在北京305医院因病去世,1月9日,新华社向全国公布了这一条消息,噩耗传来,很多人都不相信自身的耳朵,然而一遍又一遍的哀乐,却是让人们不得不相信,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。

  群山肃立、大海哭泣,亿万人民悲痛欲绝,泪水洒遍了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土,全国人民不顾种种“不许悼念”的封锁,开始以各种各样的形式表达对人民总理的哀思,全国人民自发地对周总理进行悼念活动,所有商店的黑布都被抢购一空。

  周总理的遗体告别仪式设在北京医院的太平间,消息传开,人们争相涌向北京医院,然而,十几平方米的太平间,能够进去最后看一眼周总理遗容的人不过几千,等在外面的却又何止几万,几十万,人们就站在马路边,向北京医院不停地呼唤,不住的流泪。

  法新社驻北京记者比昂尼克在当时的报道中说:“当载着吊唁的人的大轿车开出医院时,外国人能够正常的看到这样一种非常的情景,中国男女脸上露出忧伤的表情,他们脸上泪痕未干。”

  1月的北京,天寒地冻,滴水成冰,11日下午4时,遗体告别仪式结束,周总理的遗体被运往八宝山火化,灵车从北京医院出发,十里长街,人山人海,人们自觉的站在马路的两旁,没有拥挤,没有混乱,只有那练成一片的,对周总理悲切的呼唤和抽泣。

  晚上十一点多,天空飘起了雪花,载着周总理骨灰的灵车,从八宝山缓缓驶出,意想不到的是,马路两旁依旧是黑压压的人群,悲痛的人们啜泣着等在这里,希望可以送总理最后一程,有的人已经在寒风中一直站立了六七个小时,指挥交通的警察,脸上挂满了泪水,用颤抖的手行着军礼,目送灵车从眼前驶过。

  当年,亲眼目睹这一场面的日本众议院议员久野忠治感叹道,这样悲痛感伤的场面,我还从来就没见过,人们如何得到消息的,无从得知,那天到底去了多少人,也难以统计,但是,有一点毫无疑问,那天在场的所有人,都从心底表达出对周总理的衷心爱戴和痛惜。

  1月12日,周总理的骨灰暂时安放在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,并举行为期三天的吊唁活动。据不完全统计,三天的时间里,来吊唁的总人数超过了一百万人,其中各国驻华使馆的官员和来访的外宾达到了两千多人。

  三天的吊唁时间里,人民军乐团坚持现场演奏哀乐,治丧办公室的同志们,看到他们太累了,建议他们改放录音,但是被他们谢绝了,团里调来了所有的演奏人员,一班一班轮着上,一边流着眼泪,一边演奏。

  吊唁活动结束的那一刻,捧着周总理的骨灰盒,向参加吊唁活动的所有工作人员致谢,她深情地说:“我捧着恩来的骨灰,向在场的所有工作的同志们,表达感谢。”邓大姐的话音未落,现场又是哭声一片。

  15日晚八点,遵照总理生前的遗愿,他的骨灰,由西花厅党支部的工作人员乘飞机洒向祖国的江河大地,历时四个半小时,没有惊动任何人,一切都在悄然中进行,就像周总理生前,从不愿惊动群众一样。